首页  >  统战工作理论

多措并举促进私营企业专业化经营

来源:中华工商时报、榆林市工商联  2019-05-29

从横向国际比较来看,我国私营企业普遍更热衷于多元化经营。今年上半年,中兴事件引发举国关注。自主创新,尤其是“无人区”核心技术和前沿领域的攻关研发,需要企业心无旁骛、专注深耕单一领域,这关系到国家和民族未来发展的持久动力。2018年12月刚完成的第十三次中国私营企业调查对我国当前多元经营情况进行了一次简要而全面的评估。

我国私营企业多元化经营比例普遍较高

 

 

(一)国际趋势:从多元化到单一化

二战以后的国际趋势有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自20世纪60年代以来,全球化进程开始启动和提速,导致跨国公司以及多元化经营日渐普及。比如,在1949年,《财富》杂志500强企业里,只有30%的公司在从事多元化经营,但这个比例在1974年提高到了63%。1950-1980年间,英国实行多元化的公司比例从25%上升到65%;在日本,1962-1980年间,这个比例也从53%提高到了64%。第二阶段是20世纪80年代以后,多元化模式开始失宠,专业化重占上风。比如,相比1980年的25%,1990年单一行业运营的美国大公司占比提高到了42%。与此同时,日本企业的大规模多元化经营一直延续到20世纪90年代。韩国企业也不例外,直到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才开始收缩。第三阶段,也就是21世纪以后,在美国的引领和示范下,加上多元化经营策略比比皆是的失败案例,其他发达国家或新兴经济体,开始争相仿效专业化战略。近年来,学界对多元化与公司绩效关系的研究,结果基本上也是多元化更多地会对公司绩效造成损害。

(二)中国现状:逆势而动,多元化经营比例居高不下

尽管有大量证据表明,多元化与公司业绩之间并没有直接关联,很多时候甚至会适得其反。但哪怕是进入新世纪之后,中国企业依然逆世界大势而动,痴迷于多元化经营。与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相比,中国企业从事行业部门的平均数量,始终处于高位运行。尽管从横向的国际比较来看,中国企业的多元化程度总体上偏高,但纵向的下降趋势也十分明显。2001-2007年间,从事多个行业的企业比例,从85%下降到70;衡量多元化程度的指标熵指数(the entropy index),也从0.56降到了0.42;从事行业平均数量从超过3个减少为2.6个。

(三)我国私营企业仍有将近一半从事多元经营

那么,在面临国际国内多重挑战的当前环境下,中国的私营企业如何选择它们的经营策略呢?是抵制住各种诱惑,坚定地走专业化道路,深耕某个单一领域,还是生存至上,只要能赚钱,管它是否与主业相关?

1、我国私营企业的第一主业以制造业为主

调查发现,我国私营企业以制造业为第一主业的最多,占比36.4%;其次是批发和零售,占13.2%;剩下的都在10%以下,分散在建筑、农林牧渔、房地产、信息服务、科教文卫、租赁及商业服务、餐饮住宿、交通运输和仓储、居民服务修理、水电煤气、金融以及采矿等领域。

2、我国私营企业的第二主业集中在批发零售业

在全部3973个样本中,有1143家企业有第二主业,占比28.8%。其中,第二主业为批发零售的最多,占比15.5%,其次是租赁和商业服务(13.1%),然后是房地产(11.3%)、餐饮住宿(9.0%)、信息服务(8.6%)和建筑(7.0%)等。

比较有意思的是,如果把房地产和建筑两者相加,占比为18.3%,超过15.5%批发零售。与第一主业房地产和建筑分别仅占4.8%和7.9%相比,将这两个行业作为第二主业的私营企业,相对较多。

3、我国私营企业的第三主业主要是租赁和商业服务业

在全部3973个,有585家企业回答自己有第三主业,占比14.7%。在备选选项中,除了回答“其他”项内容不详外,这585家企业中,第三主业是租赁和商业服务的最多,占14.7%;其次是科教文卫和餐饮住宿(均为8.4%);接下来是批发零售(7.9%);然后是房地产、信息服务和金融(都是6.2%)。

4、我国私营企业多元经营比例较高,且主营业务之间相关度较小

把回答了有第二主业(1143家)和第三主业(585家)相加,除以被调查企业总数,发现有44.62%的私营企业至少有两个以上主营业务。我们还把三个主业业务进行交叉分析,发现各个主营业务之间的行业关联度都不大,说明我国私营企业主营业务所在行业之间的不相关性特征比较显著。

影响我国私营企业多元化经营的因素较为复杂

 

 

(一)政治关联显著影响私营企业的多元化经营

分析发现,现任各级人大代表的私营企业家更有可能从事多元经营,相比于没有上述任职情况的企业,开展第二或第三主业的概率,分别增加6.20%和11.43%。同样,现任各级政协委员的企业,相应的概率分别增加2.98%和6.15%。这说明,政治变量对我国私营企业的多元经营,有着显著的影响。

(二)社团网络成员资格显著影响私营企业的经营策略

其中,如果企业家加入有政府背景的其他行业协会/商会、慈善或公益组织、MBA同学会或类似组织、年轻企业家组织(青联/青商会等),以及海外商会/协会/联谊会,则其从事多元经营的可能性都高于未加入上述社团网络的企业。相反,个体企业协会、民间行业协会/商会和兴趣爱好类社团组织的成员资格,则对企业多元经营没有太大影响。这说明,要想更好地促进企业的专业化水平,应该更多发挥专业性较强的行业协会和商会的作用。

(三)出资人情况与企业多元经营之间具有较强相关关系

具体来说,出资人是企业家自己或家族成员的,企业的多元化经营比例更高;主要出资人是国有资本的,企业的多元化经营比例则更低;而外资和港澳台资本则没有显著影响。这并不是说要提高外资和港澳台资本的比例,而是提醒我们,要更好地发挥国有资本以及外资和港澳台资本的积极作用,同时适当企业家及其家族成员对专业化经营的潜在消极影响。

(四)特定区间的规模影响企业的多元经营战略选择

企业的经营策略也受到员工规模的影响,50人以上的企业,更有可能从事第二主业;100-299人以及5000-9999人规模区间的中小型企业更有可能拥有第三主业。这提醒我们,应该结合其他因素,对这两个员工规模区间的企业,基于特别的关注。

(五)境内外投资计划对多元经营策略存在不同影响

企业国内新增投资计划的变化情况,与其多元经营策略选择之间,存在显著相关,但具体关系相对复杂一些。预计2018年会减少投资的企业,更有可能从事第二和第三主业,且可能性比投资额度会增加的企业,还要大一些。相比之下,境外新增投资则没有显著影响。这中间的具体原因,需要继续深入分析和挖掘。

(六)对外研发合作可以显著降低企业的多元化经营水平

在企业研发投入和转型升级方面,与其他科研部门、科研技术人员的合作关系,对企业的多元经营有显著的负向抑制作用。这说明,以核心技术为引导,加强企业与其他科研部门以及其企业之间的科研合作,可能是促进企业专业化经营的有效手段之一。

研发情况中的其他因素,如研发经费、知识产权、是否有专职研发人员、是否有新增技术储备等,则对经营策略没有明显影响。这有可能是因为我国私营企业的技术储备相对较弱。

(七)现代企业制度及其治理结构是一把双刃剑

关于企业治理结构的数据分析发现:(1)与现代企业制度相关的治理结构,比如设置有股东会、董事会、监事会、人力资源部门和法律法务部门的企业,更有可能从事多元经营;(2)与党建相关的治理结构中,中共党组织对多元经营有显著正向影响,共青团则没有;(3)是否有专职处理与政府关系的部门或人员的企业,对多元经营没有影响;(4)与员工权益和福利相关的治理结构,比如工会和职工代表大会,都没有显著影响;(5)此外,是否有家族办公室也不是显著影响变量。

这说明,现代企业制度及其治理结构是一把双刃剑,其对企业经营策略的影响后果,有待进一步分析。

(八)管理水平的积极自评可能会导致“过度自信”问题

问卷第33题分别询问了企业的自评管理水平、危机处理能力和企业主的个人管理水平。数据分析发现,三个变量对企业多元经营状况均有显著影响。具体来说,管理水平、危机处理能力和企业主个人管理水平越高,企业越有可能在第二和第三主业从事多种经营。并且,总体来看,相比较于前面的影响因素,这几个变量的相关系数都比较高,统计检验的显著性水平也较高。说明企业主对自身管理能力的自我评价,与企业多元经营策略选择之间,存在较大的关联。这可能是因为企业家对自身管理水平的积极评估,容易造成“过度自信”效应,导致其经营策略更偏激进。

(九)对经营风险水平的感知和评价影响企业经营策略

对外部宏观市场环境的风险认知,也有可能会影响到企业经营战略的选择。问卷第45题询问了被访企业对经济增长速度的看法。交叉分析结果显示,企业对风险认知的水平与其经营策略之间存在显著相关(相关系数分别是0.02和0.03):风险感知水平越低,越有可能从事多元经营。

(十)社会价值定位

问卷36题询问了企业在创造社会价值方面的自我定位。交叉分析发现,企业社会价值对其多元经营有显著影响,相关系数分别0.03和0.04。具体来看,章程里明确规定社会责任,并在决策时充分考虑社会价值的企业,最有可能从事第二主业或第三主业。

促进我国私营企业专业化经营的若干对策和建议



(一)继续推进私营企业党建,充分发挥党组织的积极引导功能。前述分析发现,中共党组织对我国私营的多元经营有显著正向影响。这说明,虽然没有起到促进专业化影响的预期效果,但私营企业党建对其日常经营活动,已经产生了实质性影响。我们要做的,就是充分发挥党组织的积极作用,在保证其与党和国家的大政方针保持一致的同时,引导企业专注其擅长的某一专业领域,在若干核心技术研发方向上,进行持续地投入和积累。

(二)充分发挥统战工作和政治荣誉对我国私营企业专业化经营的积极作用。类似的,政治变量对我国私营企业的多元经营,也有着显著的影响。现任各级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的企业家,更有可能从事多元经营。这说明,政治变量和因素,具有非常大的作用。因此,我们要积极发挥统战工作和政治荣誉等制度化组织工具的积极作用,充分发挥各种政治纽带的平台功能和引领角色,大力鼓励被政治吸纳的企业家从事专业化经营,深耕核心技术。

(三)积极放权,充分发挥专业化社团的积极作用。相比于其他类型的社团网络成员资格,个体企业协会、民间行业协会/商会和兴趣爱好类社团组织可以有效促进私营企业的专业化经营。所以,应该在可控的范围内,大胆放权,充分发挥专业化行业协会、社团和商会的积极功能。

(四)引导和加强企业之间以及企业与其他科研部门的横向研发合作。技术和研发驱动的企业间以及企业与其他科研部门之间的横向研发合作,可以有效促进企业专注某一单一领域的技术探索、专利开发和知识产权储备。因此,应该出台相应的政策或引导资金,搭建平台和沟通机制,加强此类研发合作纽带。

来源:中华工商时报、榆林市工商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