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定边县

【定边统战史】摘选—— 牛化东战斗生活的片段(五)

来源:  2018-07-04 15:20:15.763

我参加革命初期的战斗生活片段——消灭张廷祥,夺回安边城


牛化东

 

1941年9月3日,刘保堂派我到定边给新十一旅联系食盐。第三天,我正在定边西街理发,新十一旅一个士兵上气不接下气地跑进来说:“牛团副,张廷祥把刘旅长枪杀了,并将连以上的军官全部扣押了。两家打了起来,情况很紧张,你得赶快回家。”我听了士兵的报告,赶忙把发理完,跑到分委向高峰书记汇报了情况。高峰听了又找来警三旅副团长廖刚绍等一起商量。最后,让我带一个骑兵连很快开赴安边。我说:“不用了,靠新十一旅自己的力量解决;如果解决不了,你们再派部队增援。”他们也表示同意。让我带了十几名换成新十一旅服装的战士赶到砖井。到砖井一打听,新十一旅已经撤出了安边,于是,我又赶到白泥井。高宜之、高昆山、朱子春、胡立亭等地下党党员都在白泥井。当时我们就一块研究对策,大家一致同意打回安边去。但是,一、二团有矛盾,二团对刘保堂感情很深,为了争取二团的力量,我们打出了为刘旅长报仇的旗号,决定成立讨张指挥部,我任总指挥。并由我到二团做营长米杰山的工作,向他说明利害关系。我说:“咱们连个旅都保不住,还互相闹什么意见,这样下去,只能使亲者痛,仇者快。”米营长认为我言之有理,立即召开连以上干部会议,让我做了动员,大家痛哭流涕,一致表示决心为刘旅长报仇。

这时,曹又参营长也放回来了。于是,我又找他商量,让他当讨张指挥部总指挥,我和米杰山、柴名堂为副指挥。恰巧冯世光也被放回来了,我风趣地说:“冯世光就是我们的参谋长”,大家都同意这样干。在此之前,我秘密派汪兴民给夏品三、杜廷之送信,让他们在新十一旅攻打安边时作内应,开东门放我进去。汪兴民回来以后,带回杜廷芝用麻纸写的四个大字“惟命是从”。这时,地下党负责人冯世光要到定边亲自汇报,我也同意了。

一切准备就绪后,我们冒雨在9月14日拂晓前赶到安边城东门。冯世光同警三旅一个营和一个炮兵连隐蔽在安边城西树林,隶属我们指挥,听候命令。我到东门后,让部队隐藏好,然后悄悄走到城门跟前,让汪兴民跟夏品三答话。夏品三问道:“化东来了吗?”汪兴民说:“来了。”于是,就开了城门。我们很快上到城墙,向夏品三问了情况。这时张雨亭(张七)带了两个哑巴警卫员过来了,并阴阳怪气地说:“品三,有什么动静?东门外好像来了些人!”我怕被张雨廷发现,立即抓过夏品三士兵的大衣和帽子穿戴上,跟着夏品三走到了张雨亭跟前,夏品三一把抱住张雨亭,我说:“你抱着干什么,还不动手!”夏一枪打死了张雨亭,并解除了两个警卫员的武装。这时,张廷祥带了一群匪徒向东门冲来,我指挥部坚决顶了回去。张廷祥一看事情不好,即从北城墙跳下,跑到鸱怪子沟他姐姐家躲藏起来,一周后被抓回来镇压了。经过激烈战斗,除鼓楼和北城文昌阁未拿下外,其余据点都拿下来了。不多时,我调了两挺重机关枪把鼓楼也拿下来了,只剩文昌阁了。我正准备叫高昆山通知用迫击炮轰文昌阁,不料,李友竹被副团长高乐亭哄上去扣作人质了。当时,我一边答应高乐亭的条件,放他们走,一边命令赵级三带五六十人到安边城东北埋伏。高乐亭放出李友竹以后,带着一伙人仓惶出城,结果除了别人外,高乐亭等人全部被我俘获。到此,新十一旅胜利夺回安边城。

在我们攻打安边的同时,委派柴明堂前往堆子梁捉拿张兰亭、张廷芝父子。但是,由于柴明堂接受了张廷芝十几箱子贵重财物,便把张廷芝父子有意放走,给三边人民留下了祸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