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定边县

【定边统战史】摘选—— 牛化东战斗生活的片段(三)

来源:  2018-06-05 12:09:09.127

我参加革命初期的战斗生活片段——兰州监狱的斗争

牛化东


    1926年我在定边高小毕业以后,被党组织推荐到冯玉祥在兰州办的第二军事政治学校学习(全称为国民革命第二集团军第二军事政治学校)。这次来陕北招收学生的是个江西人,名叫钱清泉(地下党员),少将军衔,是第二集团军政治部主任。当时,被招收的学生有的是党员,是通过党组织介绍去的;有的是非党群众,是通过私人关系介绍去的,成分比较复杂。我们一起离开定边先到宁夏。到宁夏后,就把陶新亚、李临民、郭维化等地下党员留下了,以后他们就搞了个宁夏国民党党部,实际上是由地下党领导的。三边到兰州的地下党员只有我和丁广智、吕振华三个人。和我们一块到兰州的还有石英秀介绍的孙志元、党君祥等人。

    1927年“四一二”蒋介石背叛革命以后,对共产党实行血腥镇压。到1928年,国民党还继续搞“清党”运动,三天两头抓人,搞得乌烟瘴气,我们兰州军校也不例外。但由于冯玉祥部队严密封锁消息,社会上发生的情况,我们一点也不知道。许多共产党员都被抓去了,我们还蒙在鼓里不晓得。先是钱清泉不见了,随后,许多地下党员、学校政治部主任王孝锡(清华大学学生)也不见了。我们还议论说:“孝锡哪儿去了!”接着地下党员马林山、胡清祯、贾宗周等人都不见了。后来,我和一个地下党员马尔逊(清华大学学生)被抓进了监狱,才真相大白。原来国共两党分裂了,蒋介石搞“清党”运动。我们被抓进监狱,有两条所谓的罪状:一是钱清泉招收的学生,都是共产党员;二是发现王孝锡一个小本子上记了许多人的名字,怀疑都是共产党员。其实,这是王孝锡在课堂上提问学生时记下的名单,哪能都是共产党员。所以,不是地下党员的人,也被抓了进来。连冯玉祥部队里军长、师长的儿子也抓进来了。宋子元不是共产党员也被抓进来了。

    我们被抓进监狱,反倒比在外面知道的消息多。敌人也知道谁是共产党的主要人,谁是一般党员。所以,把我和马尔逊都单独关押,也有两个人关在一间房子,那都是普通党员。听说王孝锡在狱中斗争得很坚决,敌人严刑拷打,他什么也不招认。当时是冬天,我们就在炕席下边用火钳子钻了小洞,和隔壁房子的同志取得联系,统一口径,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全靠传递纸条进行联系,坚持斗争。当时冯玉祥部队军长、师长的儿子也进行反抗,他们的家属闹得更凶。敌人看这样闹下去也不好,没有抓到真正的把柄,所以就把抓进去的人编成“三民主义教育班”,由国民党中央派来的雒力学给我们讲课。学习了两个月,还进行了考试。当时地下党员都考得很好,最后就把我们分配了。人家军长、师长的儿子仍回学校,地下党员被分配到了陕西、甘肃到处都有,我当时被分到甘肃无线电传习所当管理员,负责上街买材料、修房子。有一天,在街上碰见吕振华,互相商量,仍回三边找党组织。但吕还在学校,行动不十分自由,我在“传习所”比较自由,所以商定谁得便,谁就走。后来,我就利用上街买东西的机会,偷偷跑到黄河边雇了个木筏子,顺水一下子流到宁夏吴忠。1928年四五月间,我又回到了定边,在定边高小任体育课教员。但学校党组织不让我参加党的会议和过组织生活,无疑是审查考验我。又过了四五个月,学校党的负责人牛英卿才找我谈话,并说明我在外边这一段表现得还不错,正式承认我的组织关系。(未完待续)